異聞錄:一千零一夜--第十一夜 獨眼新娘(轉)


  

在城市待久一下來到空氣清新,地廣人稀的農村是件很令人開心的事。朋友暫時充當了導遊。他們的村子三面環山,正好一個出口,據說村子裡各家個戶房子的佈局都是很早以前的一個高人設計的,在環繞村子的山後面是一條河流,河的出口也正是村子的出口,所以這裡人習慣用水路與外面的世界聯繫。


   由於被山環繞,這裡的氣候一直保持濕潤,每年的豐收讓這裡的人過的很幸福和豐裕。


   我們兩個來到村口,看見一塊高大四米的石碑,碑的年代應該很久了,而且殘缺很厲害,朋友說,這個石碑在建立村子的時候就有了。


   「是你啊,小四」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子看見我和紀顏,興奮地迎了過來。


   他和紀顏長的有幾分相像,寬額高鼻,嘴唇很薄,不過他的臉要稍長一點。上身穿著一件白色短袖襯衣,下身黑色西褲,站在前面。


   「二叔!」原來是他叔叔。


   「小四啊,要不是你奶奶叫你回來相親看來你都不記得二叔了。啊,這位是?」這位二叔終於看見我了。


   「他是我朋友,也想來這裡看看,城市呆久了想呼吸點新鮮空氣。」他熱情地想二叔介紹我。


   「嗯,我叫紀學,既然是小四的朋友也是我們家的客人。先隨我進村吧。」說著他在前面帶路,我們跟在後面,我一邊走一邊看,發現這裡的路彎彎繞繞甚是難走。


   「這裡的路外人進來是很容易走丟的,所有的建築都保持著幾百年前的佈局,沒有村裡人帶路,一旦走進拓碑就算指南針也會失靈。」雖然我只能看到這位二叔的背影,但他的話讓我很詫異,他似乎知道我在想什麼。


   「但這並不表示村裡人把自己完全與外面隔離了,很多年輕人都闖出去了,包括我哥,當然還有小四。」紀學說到朋友的父親有點慢,可能還是有一絲感觸。


   「這個村子以我們紀姓人局多,但並不叫紀家村,一輩一輩的老祖宗們都叫這裡是——梵村。」


   「煩村?很煩惱?」我傻傻地問。


   「不是煩躁的煩,是佛教梵語的梵,意思是清淨之地。」紀顏乾淨解釋。


   後來紀學沒在說話了,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說錯話,總之走了將近一個小時我們才來到紀顏的家。


   他的家建在一個高坡上,上去要經過一個十二層的台階。台階上去後在正門前面是一個直徑三米多的圓形場地。是太極的八卦圖案。正門並不寬,高二丈,恰恰容納三人進出。所有的東西都是木製的,看得出有些年頭了。


   不過奇怪的是,他們家居然有兩個門檻,雖然不高,但我沒留意差點摔跤。


   進去後是個非常大的長方形客廳,就像普通的電視劇一樣,正前放是茶几,兩邊各有張太師椅,茶几上方掛著一張畫,似乎是觀音送子圖,大概是為了保佑家族人丁興旺。


   兩邊則各有四張椅子。所有傢俱都是墨綠色的,光滑如瓷。地面是石塊鋪成,每個石塊都是大概20厘米長的正方形,很乾淨,一點灰也看不到。


   「坐吧,我去叫媽出來,她聽說你今天會來,早早就起來了,現在正在裡屋念佛呢。」紀學招呼我們坐下,並叫人遞了茶就走進裡面了。我做在椅子上品著茶,感覺時空彷彿到回去了幾十年前一樣。


   沒過多久,一位老人在紀學的攙扶下腳步蹣跚的走了出來。老人穿著絲製的紅色外套,上面繡了很多壽字。左手拿著一串佛珠,右手杵著枝龍頭枴杖。雖說年紀很大,但臉龐清秀,五官分明,並沒有一般老人的臃腫頹廢之感,相反卻顯得十分健康。


  「小四啊。」老人一來就看著紀顏,一步一步走過去,朋友慌忙站起來上去迎著。


   祖孫二人見面自然有很多話要談,我是外人,不便在場。剛起身,紀學馬上走了過來,「我帶你出去轉轉吧。」


   「好。」果然是聰明人。


   這次出去我沒再被絆倒了。


   從紀家老宅出去,我跟著紀學走了很多地方,包括村後大量的農田,說實話親眼見的確很漂亮,現在正是夏忙,大家都很賣力的工作。村裡還看見了其他年代悠久的東西,像古廟啊,古墓之類的,村裡人都自覺的愛護。而且他們很友好。不過我發現所有的房子中,唯有紀家的房子是坐在高處,果然十分醒目顯眼。


   村裡也有電器,但不多,按照紀學的說法是大家不喜歡被這些東西約束過多,我感歎到在現在這樣的社會有這樣一塊類似桃源的福地真好。


   我突然想到他們村子的禁忌,也就是那個後山。


   「聽說後山一般人都很少進去是嗎?」我忽然問道。紀學楞了下,馬上反問我是誰告訴我的。我說是紀顏。紀學笑了笑:「那都是陳年舊事了,不過是因為後山有野獸出沒,一般我們都不讓孩子們單獨上去,其實那裡只是普通的山罷了。」


   既然他這樣說,我也不便多問。紀學看了看太陽,對我說時間不早,應該回去吃飯了。說到吃飯我肚子馬上叫了起來。畢竟火車上的食物實在難以下嚥啊。


   回到紀家,祖孫二人還在聊呢。不過似乎是奶奶正在勸朋友答應去見見那位她看好的姑娘。


   「小四啊,你知道奶奶活一天算一天,我最大的願望就是趁我這把老骨頭還能看的見聽的著你娶妻生子,我也就瞑目了啊。」說了,老人居然兩眼垂淚。一旁的紀顏哭笑不得,只好安慰老人。


   「奶奶我又不是生育機器,何況我連女孩的面都沒見到,怎好說婚道嫁?你也別為難我啊。」


   「那你的意思是答應見她了?太好了,吃過午飯我就叫你二叔把她帶來,你們可以在家裡見上一面。但凡成與不成你都要見她一面。」奶奶馬上變了臉,一下又笑逐言開了。紀顏無奈,只好點了點頭,答應了。他望了望我,我則一旁偷笑,慶幸自己沒有這樣的牽累。


   午飯很華麗,的確是,全都是原生態食品,上好的土雞和新鮮的蔬菜,還有剛吊上來自己池塘養的魚。不過由於是客人,我多少抑制了點,只吃了四碗。


   不過紀顏可沒心情吃飯,看著我狼吞虎嚥他卻在拿筷子插碗。不過我很奇怪,偌大的房子居然只有我們四個吃飯。


   吃完飯,二叔紀學就出去了。我看見紀顏不安的在屋子裡打轉就好笑。心想你不是經歷過那麼多離奇的事沒想到在相親面前手足無措。看來他和我說他從沒談過戀愛是真的了。到是他的奶奶和我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。


   這個時候一個女孩走了進來,我回頭一看,嚇了一跳。這個女孩不是別人,居然是我報社的同事,岳落蕾。


    不過她不是很熟悉我,報社上百號人她怎麼會認識我這樣的無名小卒。不過她可是報社的著名人物。社裡建立起來歷史上最年輕的主編輯,最漂亮的女編輯,而且據說家境顯赫,只是沒想到所謂的相親對像居然是她?


   她今天穿的卻很一般,普通的黃色棉制無袖上衣,和牛仔褲。頭髮也是隨意的紮在腦後。我看了看紀顏,他到是有點驚訝,沒想到居然是個城市女孩。


   那邊落蕾看見他也很驚訝,不過還是坐在椅子上看著紀顏奶奶。大家好一陣子沉默。最後紀顏奶奶說:「我們先迴避下吧,省的你們年輕人害臊。」說著二叔紀學把她攙進去了。我自然不能閒著,只好藉故說出去看看。臨走前我看了眼落蕾沒想到她也在看我,我有點心慌,差點在過門口時摔倒。


   這次沒有紀學的帶路我不敢亂走,就是沿著紀家老宅看了起來。沒想到在房子後面我居然看到一個石佛。


   單是一個石佛也罷了,只是它的雕刻技術讓我奇怪。我雖然知道這一帶在歷史上屬於北魏一帶,北魏的佛像雕刻是非常有名的,它色彩明麗人物臉部表情豐富而著名,這個石佛應該雕的施加牟尼雖然有些毀壞,但與北魏時代的雕刻特點相差甚遠。感覺這種雕刻風格很古老。


   在石像下面還有字,不過我看不明白,也不知道是什麼文字。這個石佛有兩人多高,看來雕完它也得劃些日子。


   我無聊的回到紀家,紀顏看我回來如遇救星。


   「歐陽你來的正好,岳小姐說她和你一個報社呢。」說著指了指岳落蕾。


   「你好,我記得你是李總手下的吧。他常和我說起你,前些日子比較辛苦所以他放了一個月假期呢。」她的聲音像倒在開水裡的蜂蜜,甜的化不開啊。


   我受寵若驚,不好意思地笑笑。


   「原來你們是朋友呢,其實我也是被家裡人逼來的。不過就當交個朋友好了。」落蕾大方的說道。於是三個人意外的成了朋友。


   紀顏的奶奶還以為紀顏和岳落蕾發展不錯,很高興,但很不喜歡我在旁邊晃悠。


 接下來的幾天三人都很愉快,如果落蕾不出事的話。


   那天我們三人在村裡散步,不過我們忘記了我們沒一個認識路的。原來落蕾也是第一次來。


   「我有點累了。」落蕾坐在地上揉著腿,我和紀顏也有點累,也不知道三人都到哪裡了,總之人很少。眼看著太陽也漸漸西斜了。


   「你們看那是什麼啊,好像是娶親的隊伍啊。」落蕾指著遠處。我和紀顏望去卻什麼也沒看到。


   「不會吧,那裡有,這個時候怎麼可能有娶親的隊伍,這個月份結婚的人很少的。」紀顏望了望說。


   但落蕾堅持自己看到了,雖然距離很遠,但那鮮紅的隊伍絕對沒看錯。


   我和紀顏對望了下,我笑到:「你該不是想嫁人了吧?」落蕾一聽臉就紅了,沒想到平時感覺高高在上的她居然會臉紅呢。


   「喂!」後面傳來紀學的聲音。終於能回去了。


   「你們怎麼走到這裡來了?」紀學一過來就嚴厲地說,隨即轉頭看了看,似乎在找什麼。


   「紀叔紀叔,我剛才說看見娶親的隊伍,他們倆硬是不相信我啊。」落蕾對著紀顏喊到。


   紀學笑了笑,「你看錯了。」,說著帶著我們回到紀家。落蕾家裡說讓落蕾在這裡多呆幾天,反正鄉里鄉親的無所謂。我心想太好了,能和她一起欣賞夜景看星星了。


   吃過晚飯,落蕾說眼睛有點不舒服,然後就去房間休息了。我不放心,就去她房間看看。


   「落蕾,在嗎?」我輕敲了下門,沒人答話。我想難道睡著了?剛想回去找紀顏,忽然聽見裡面似乎有聲音。


  紀宅的每個房間都有窗戶,不是那種玻璃鋁合金推窗,而是單撐的一面窗。我聽見窗戶好像被砸破了。一扭把手,門沒鎖。


   打開門裡面很暗,但藉著月光我看見落蕾不在房間。窗戶也關上了。我把窗戶撐開,卻看見落蕾一個人走在外面。


   從窗戶爬出去的?我剛想大聲叫她,忽然嘴巴被人摀住了!


   回頭一看,居然是紀顏。


   他做了個安靜的動作,小聲說:「別喊,現在喊醒她會嚇壞她的。看樣子她有點不對勁。我們跟著她,看她去哪裡。」說著拉我出去尾隨著落蕾。


   我們始終和她保持二十多米距離。她的步子很小,而且顯的很亂,就像喝嘴酒的人一樣。


   夜什麼聲音都沒有,這裡的人看來睡覺很早,也難怪,一天的勞作都很累。大家吃過飯就早早睡了。我們倆就這樣跟著落蕾,也不知道走了多遠。


   前面開始就是荒野了,沒有石頭也沒有什麼遮掩物。紀顏看了看,忽然說這不是我們白天剛剛來的地方麼,她還說看見了娶親的隊伍。


   「要不要叫她啊,都走這麼遠了,難道由著她走下去?」我有點擔心,看看時間已經馬上凌晨了,總不能讓她走到明天早上啊。


   落蕾停住了,這讓我們奇怪了。不過我們不敢過於靠近,依舊保持著距離小心的觀看著。


   她舉起雙手,口裡不知道在念叨什麼。慢慢地向我們轉過來,我和紀顏也不知道該躲那裡,乾脆趴在地上了。


   轉過來了,我清楚地開間落蕾的左眼居然閃著紅光,在這種空曠的地方看著閃著紅光的眼睛讓我有點寒意。


   「怎麼回事?這不像是夢遊吧?」我回頭問紀顏,他咬著下嘴唇也搖頭。


   「雖然不知道,但感覺她中邪了。」紀顏站起來,「既然不是夢遊我們去還是把她帶回去吧。」說著走了過去。


   我當然也跟上,當我們走到離落蕾還有幾米遠,落蕾忽然暈倒了。我們急跑幾步,她又像沒事一樣猛的坐起來嚇我們一跳。


   「我,我怎麼在這裡?」她詫異地看看四周,又看看我們。我和紀顏對視一下,決定編個謊言騙她。


   「你睡著了,所以我和歐陽想跟你開個玩笑,你白天不是說在這裡看到娶親隊伍麼,所以我們悄悄把你背到這裡,再來看看啊,要沒有就大家一起看星星吧。」我很佩服他的胡扯能力。


   「真的麼?」落蕾又問我,我只好雞啄米般點頭。那一夜我們只好相擁在一起看星星,別問我為什麼不回去,因為和紀顏都是路盲。


   第二天她有恢復了常態,昨晚的事令我和紀顏都很費解。莫非真是夢遊?但那詭異的紅光又是什麼?


   白天大家又到處玩,落蕾說她也好不容易想藉著機會放鬆下,做報紙這行壓力太大。我有時沒事偷看她的眼睛,但沒看到什麼。


   似乎這裡的夜晚來的異常的快。像昨天一樣,落蕾又說眼睛痛,沒吃多少回房了。我和紀顏也放下飯碗。一人守著門口,一人守著窗戶,今天不能在讓她出去了。


   時間過得很快,轉眼就十點多了,很奇怪,今天好像沒什麼特別的事發生。我不知道紀顏那邊怎樣了,反正我是靠著門口居然慢慢睡著了。


   在恍惚間我好像聽見了音樂聲,好像還是農村裡最流行的婚嫁音樂。我猛的一激靈醒了過來。這時,我背後的木門發出了一真嘎吱的開門聲。


   背後如冰一般寒冷,回頭一看,落蕾居然穿著一身血紅的嫁衣!上身是民國初年那種的絲綢小襖,下身穿著翻邊裙角的紅色裙子,腳上則穿著紅色的繡花鞋,嘴唇也擦的鮮紅,四周很黑,看上去就像嘴巴在滴著血一樣。她無神的看著我,不,應該說根本就看不見我,緩慢地走了出去。


   哪裡來的嫁衣啊?我揉揉眼睛以為看錯了,但眼前分明是紅色的嫁衣,而且她已經走出裡屋了。


   我心中大喊聲不好,趕快跑到窗戶那邊,繞一圈很長,但落蕾走的很慢,我想還是來得及的。


   我喘著氣跑到窗戶那裡,一看空無一人。我心想紀顏你該不是也中邪跑了吧。沒辦法再次跑回去發現落蕾已然快走出屋外了。


   「別擔心,她走不出那雙門檻。」忽然紀學的聲音在身後響起,旁邊站著神情坦然的紀顏。


   我再一看落蕾,果然在跨出門檻的那一下忽然暈倒了。


   看來雙門檻不僅僅只會絆倒人。在落蕾摔倒的一剎那,她身上的嫁衣也消失了。不,應該說像煙一樣全部飛進了她的左眼裡。


   「獨眼新娘。」紀顏和紀學兩人異口同聲的說。


   我把落蕾抱起來放在椅子上。面無血色的她看起很駭人。但最令我覺得不舒服的是她明明現在是暈著的,但她左眼居然圓睜著,瞳孔泛著血紅色。


   「什麼獨眼新娘啊。」我不解地問。


   「你是外地人,當然不知道這個傳說。民國的時候村子有個很漂亮的姑娘,結果當時戰亂橫行,連我們這樣偏遠的山村也無法倖免。她被一個來這裡政糧的軍官看上了,說是軍官,其實就和土匪無異。她當然不願意嫁,但軍官卻以全村人的性命作為威脅。結果村裡的人都來勸她嫁給那個軍官,有的甚至辱罵她不知好歹,要拖著大家一起死。最後她流淚答應嫁給軍官。並且讓軍官發誓只要自己嫁給他就不許在傷害村子。軍官自然答應了。


   那天夜晚,軍官在村口等著花轎。好長的送親隊伍麼。等到了村口,那軍官去撩開喜轎的簾門,結果嚇的一屁股坐在地上。當時在場的有很村裡的人。有幾個大著膽子走過一看。那姑娘居然用剪刀自盡了,自盡也就罷了。但她居然在臨死前把自己的左眼用手挖了出來握在手上。當地的人知道,這是個非常毒的詛咒。因為他們認為人的臉如同一個太極圖。兩個眼睛分別是圖上的兩個黑白點。左眼觀陰右眼觀陽。達到一個平衡。但她臨死前挖出左眼,代表著她左眼看到的人都得死。」紀學看著左眼冒著紅光的落蕾徐徐道來。


   「後來村子出現了大屠殺,接二連三有人死去,先是那個軍官,被部下發現死在房間裡。左眼沒有了。後來是那些威逼過她的村民,都沒有左眼。而且有人說在出事的晚上他們都看到一個身穿紅色嫁衣的女孩出現。也有個自稱看到過女孩的臉只有一個眼睛。事情越鬧越大,結果是我們紀家老太爺,也就是我的爺爺出面,以犧牲自己右眼的代價把她封在了自己的眼睛裡。所以村裡倖存的人都非常尊重我們紀家並為我們建了這棟房子。


   但祖爺爺也抑制不住她的怨氣。沒過多久就病逝了,她臨死說,獨眼新娘會在七十年之後再度出來,但不會再濫殺,而是找到一個和她長相年齡相仿的女孩坐上她的花轎,替她走完她的孽路。」


   我聽完大驚。落蕾還沒有醒過來。難道她真的要成為獨眼新娘的替身?


   「沒有別的辦法了嗎?」我難道眼看著她就這樣莫名的死去?


   「不知道,她帶著極不信任別人的怨氣死去。很難對付。雙門檻只不過暫時延緩她的腳步。你看到她張開的左眼了吧。那隻眼睛會慢慢從瞳孔開始變紅,一但整個眼睛都變成紅色就沒救了。」紀顏走過來,指著那發著紅光的眼睛,果然紅色的部分比剛才略大了一些。


   「快救救她啊。」我抓著紀顏的肩膀,大聲吼道。紀顏吃驚地望著我,拍了拍我的肩膀。「放心,我和叔叔會暫時把她般到古廟那裡,希望可以暫時控制一下,有時間我們才能有辦法。」


  也只能如此了。古廟在村子中心,也不知道多少年歷史了,反正在村民的保護下還保存的很好。我們把落蕾放在佛像底下,並用金色的佛珠圍起全身。我們三個則圍坐在她旁邊。


   紀學告訴我們,祖爺爺說過,要徹底制服她必須平息她的怨氣。至於如何平息,他還未來的及細細交代就去世了。只說過一句從哪裡來就應該從哪裡回去。


   我們還沒好好琢磨這句,落蕾的眼睛卻越來越紅了。幾乎已經看不到眼白的部分。古廟和佛珠根本絲毫沒有作用。


   從哪裡來就從哪裡回去?到底什麼意思,我望著她慘白的面孔和那始終無法閉上散發著血紅色光的左眼。


   「難道非要我把眼睛替你換一下?」我忍不住脫口而出一句。旁邊的紀顏猛地一驚。


   「對了,是不是能找到她當年挖出的眼球就可以平息她的怨氣了?」紀顏的話很有道理,但等於沒說,村子不大,但要在這裡找一個眼球,還是幾十年前的談何容易。


   「不,她的左眼應該就在祖爺爺的右眼裡。」紀顏堅定地說。


   「那當年紀老太爺為什麼自己不把左眼還給她?」我問。


   「可能當時她怨氣太強吧。」紀顏回答道。


   「嗯,小四的說法很有道理。但如果是這樣,我們就要挖開爺爺的墳墓,別說奶奶不答應,你自己也難免背上不孝的罪名。」紀學警告紀顏。


   「沒什麼,奶奶那邊我去說服她,你們現在就準備開墳。事關人命,祖爺爺會理解我們的。」說著,他走出古廟前對我說,「放心,落蕾會沒事的,我絕不會看見我的好朋友再在我面前死去,絕不。」我知道他的話指什麼。我相信紀顏會成功的。


   我和紀學叫人看著落蕾。然後帶了些人前往紀家祖墳準備開棺。


   紀老太爺的墳墓很氣派,而且非常乾淨整潔。我們上過香跪拜後心中默念懇求老太爺原諒。


   墳是用大理石建成。打開很不容易,而且還要小心千萬可別損壞了。這時候紀顏來了。


   「奶奶那邊我說服了。我說未來孫媳婦危在旦夕,她要出事我也不活了。」紀顏果然有做主持的本領。


   終於,我們挖到木製棺材了,又是一次跪地禱告後,我們打開棺材。紀老太爺的屍體已經完全腐爛了。但他的右眼果然如同紅寶石一樣依然在閃爍紅光。我們把它小心拿起來,用紅布包起來。


   就在大家準備把老太爺的墓復原,那幾個負責看著落蕾的人跑了過來。我心一沉知道出事了。果然,他們說落蕾剛才突然站了起來,向門外衝去,力氣很大,攔都攔不住。他們沒辦法只好趕來告訴我們。


   時間不多,我們幾個拿著眼球趕快去找落蕾,但她會去哪裡呢。


   「因該是落蕾上次說看見娶親隊伍的地方吧。」紀顏猜測到。沒辦法,我們也只有去那裡。還好他的猜測很準確。


   落蕾身上又穿上了那身紅色嫁衣,如果上次在晚上看見她穿只令我決的恐怖的話,那這大白天看著她穿我只覺得一種非常誘惑和淒慘的美麗。


   她就那樣站在那裡不說話。只是看著天空。我把眼球那到手上慢慢接近她。紀顏也想過去,被紀學攔住了。


   「從哪裡來你就應該從哪裡回去,我不想看見這個女孩成為你的替身,如果你非要她穿嫁衣,我也希望是以後她和她喜歡的人走在一起在穿。」我小心的說。


   「你是誰?你愛這個女孩麼?」她帶著冷笑回答,聲音已經變了,很空靈。


   「不能說愛吧,我們認識不深,但我不能看著她死,也不想看著你在錯下去。」


   「錯?你能體會到眾人背叛你,把你往死裡逼的感覺麼?你體會不到,如果你是我,你會比我恨這人世千百倍。」她幽幽的望著我,左眼依舊通紅。


   「所以我把本屬於你的東西還給你,如果你覺得不夠。」我停了一下,深呼口氣,堅定地說:「我可以把我的左眼給你。」


   她吃驚地望著我,隨即嘲笑地說:「那好,給我吧。」說著伸出右手。


   我也呆住了,說出去容易做很難。我的手始終停頓在左眼邊。


   「挖啊?我沒多少耐心,時候一到,接這個女孩的花轎就要來了。你看看那邊,好像已經來了哦。」她無時不刻在嘲笑著我。我似乎也聽到了迎親的音樂了,果然,一隊全提穿著鮮紅衣服的隊伍抬著轎子正朝這邊走過來。


   如同一條紅色的舌頭,在這空闊的地面上延伸。


   沒時間了,如果少一隻眼睛能救她,值得。我橫下心,挖向自己的左眼。


   就在我的指頭觸到眼球的一剎那,起了一陣大風,幾乎把我們都吹倒了。紀顏和紀學也趕過來扶助我。大風過後什麼也沒了。落蕾倒在地上,身上褪去了那件血色嫁衣。


    天空中響起了那個聲音,幽怨地說了一句:「我以後還會盯著你的,看你是否在說謊。」接著,一切都結束了。


    糾纏村子幾十年的獨眼新娘終於離去了,我不敢保證她是否真的離去了,還是她的那只泛著紅光的左眼正在某個角落看著我,或者,看著你們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陳甜甜 的頭像
陳甜甜

Sweet World

陳甜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